1

墨尔本——在菲比·菲罗(Phoebe Philo)执掌思琳(Celine)十年期间——我们将保持这种口音以示尊重——精通光学的消费者开始从超大尺寸的醋酸纤维镜框边角上的三个小点衍生出社会价值,这是这个令人垂涎的品牌容易识别的标志。这是一个并不独特的故事,一个奢侈品获得邪教的趋势地位,但有趣的现象是,眼镜是如何能够超越他们的书呆子名声,成为一个复杂的时尚配件。成熟的空间策略与此有关。

2

无论消费者是否一定需要处方镜片,越来越多的零售光学空间的出现都反映了这种对奢侈品眼镜的迅速需求。墨尔本爱德华兹工作室设计的Vision Studio就是其中之一,这家极简主义的商店绝对不像我们之前几代戴眼镜的人会知道他们有散光或远视的地方。这种审美观已经成长起来,对于一个字面上应该优化我们看到的东西和方式的行业来说,早该如此了。

3

到2021年,全球眼镜行业预计将达到1180亿欧元;直接面向消费者品牌的日益流行和我们对视觉有害的蓝光依赖只是几个因素造成的。理想的眼镜精品店首先由奥利弗人民等知名奢侈品牌推出,为新的零售商和眼镜商带来了他们自己的空间破坏行业的愿景铺平了道路。

4

Vision Studio从时装业的成功和Instagram上的有影响力的消息中获得了很多线索:大理石、单色表面、暴露的工业元素,以及无处不在的千禧粉。空间由零售和私人咨询区划分;客户可以自由地尝试眼镜,了解产品,并设想自己在垂直角度的镜子。

5

正是眼镜行业愿意与时尚行业融合,以及一对镜框(你好,Iris Apfel)的即时自我品牌魔力,支撑了Vision Studio等空间的必然性。否则,难道我们就不能满足于老眼镜商办公室和一系列联系人的平庸吗?

6